郵箱: @ 密碼:
>> 新聞集萃 >> 社內要聞
王林旭:為人類命運共同體立畫造像——我和聯合國進行藝術合作的故事
發布日期:2019-10-10 來源:中國政協雜志
【字體: 【顏色: 瀏覽量: ...

從前我總是習慣這樣介紹自己:我是農民的兒子,我是一名畫家。自1998 年以后,我又加上了一句:我是一名政協委員。

這三個身份不僅讓我引以為榮,而且是相互關聯的:我自幼酷愛書畫、崇尚藝術,從小就有當畫家的心愿,而且不僅能當好村里的畫家、國家的畫家,還要當好世界的藝術家;生長在農村的我自幼熱愛大自然,這種熱愛促使我很早就拿起畫筆去描繪大自然,描繪偉大的祖國;而國家和人民對我這種追求及其收獲的認可,則體現在賦予我全國政協委員的履職責任。

子曰: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說的是七旬之人做事,當發自內心且動念不離乎道。如今人民政協也70 歲了,它的“道”是什么?我認為那就是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堅持為了國家和人民的利益履職盡責。作為一名政協委員,我自亦當遵循此道。

“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習近平總書記向世界提出的“中國方案”,是解決當今世界各種難題、消弭全球各種亂象的“中國鑰匙”。面對這樣一個推動世界前進的歷史性任務,作為一名政協委員,通過自己的專業來助推這一偉大進程自然責無旁貸。

作為一名畫家,我為國為民服務的重器就是畫筆,而我的畫筆不離大局是必須的。那么這個“大局”對我來說是什么呢?由此我想到了兩個階段:一段是我當全國政協委員的階段,至今22 年;另一段是我和聯合國交往與項目合作的階段,至今24年。也就是說,二十多年來,我幾乎一直以全國政協委員的身份與聯合國的藝術需求相伴而行。說到這里,我心中的“大局”就有了詮釋:以人民為中心,培根鑄魂,用藝術為人類命運共同體立畫造像。

這里要講的,就是我和聯合國進行藝術合作的故事。

天假機緣中國畫走進聯合國

1990 年,我由山東調動到北京工作,并成為一名以繪畫墨竹為主要創作內容的畫家。第十一屆亞洲運動會開幕前夕,北京亞運會組委會安排我在釣魚臺國賓館創作兩件國禮作品,一件送給國際奧委會主席薩馬蘭奇先生,另一件送給訪華的時任埃及副總理兼外交部長的加利先生。

次年12 月3 日,加利當選聯合國第六任秘書長。誰都想不到,我為他創作的墨竹會成為日后我把中國畫帶進聯合國的契機。

1993 年初我從日本研學歸來。三月的一天,初春的北京乍暖還寒,我一早來到釣魚臺國賓館養源齋畫竹子,揮毫之時,身后傳來一聲“Hi,Mr.Wang,oh my friend”, 我回頭一看,是我國外交部的官員陪著加利夫婦向我走來。久別重逢的我們擁抱問候,交談了幾句,他們夫婦二人很禮貌地示意我繼續作畫,并站在一旁靜靜地觀看。

世界上有很多事常常是這樣的:刻意安排的事在發生之后就自然地過去,而自然發生的事卻會帶出后續延展。我和加利在釣魚臺國賓館的偶遇,在他心中引發出一個念頭。當天他在與中國外交部領導會談時表示,希望請我為紀念聯合國成立50 周年大典畫一幅畫。他的這一請求經外交部向中央匯報后,當即得到我國政府的支持。

加利秘書長問我能不能以竹子入題,我思考很久,拿出了一個巨幅竹林的創作方案。竹子象征著世界和平發展的生機,竹林象征著人類的共存,竹子象征著中國的人文精神,而50 株竹子又象征著聯合國走過的50 年歷程。作品的名字定為《和平萬年》。

1995 年10 月24 日, 聯合國以一場特別紀念大會迎來自己的50 歲生日。在這次慶典上出現了兩件來自中國的“壽禮”:一件是中國政府贈送的世紀寶鼎;另一件就是我創作的巨幅畫作《和平萬年》。由于當時中國的水墨繪畫在國際活動中少有類似的展示機會,《和平萬年》在聯合國的展示給觀看者帶來強烈的新奇感。包括德國前總理科爾、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俄羅斯前總統葉利欽、西班牙前首相馬爾克斯、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等在內的各國領導人在慶典活動上紛紛在畫作前留影。慶典活動結束后,這張畫被聯合國永久收藏,并被收入聯合國成立50 周年慶典畫冊。從此我和聯合國的藝術合作正式拉開帷幕。

聯合國在重大慶典上使用的紀念性藝術作品來自中國,而且出自我的畫筆,這個榮譽對我來講既巨大又沉重,因為它帶給我的是激勵也是壓力。我當時36 歲,不算很年輕了,知道自己的輕重,當然也不會在榮譽和成績面前迷失自己。但是我對今后的藝術之路該朝哪個方向走還沒有完全想好,只是知道自己還需要思考和嘗試水墨藝術的創新,搞出一種能講“世界語”的繪畫藝術,讓作品不僅能進中國人的心,還能進外國人的心。

由此我邁開了藝術探索的新步伐,廣泛考察歐美的古典和當代繪畫。幾年時間下來,我的眼界越來越開闊,思路也越來越明確了。所以,在借鑒印象派、抽象派經驗的基礎上走向創立超象繪畫的形式對我來說是一種必然,因為它不僅是我的研究結論,也符合我喜歡走新路開新風的性格。在我看來,一個藝術家如果能讓自己的藝術活動往下走可以“土到底”,往上走可以“ 洋上天”, 他就獲得了最大的創作自由。

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義務講解員”

《和平萬年》進入聯合國, 為我和聯合國的藝術合作奠定了一個良好的基礎。從那時開始,我以聯合國文化與和平使者的身份,在加利、安南、潘基文三任秘書長的任職期間保持了和聯合國接續的藝術項目合作。這三任秘書長都有一個共性:不僅關注由各國官方主導的國際文化合作,而且特別重視有影響力的藝術專家或名人對國際文化交流的促進作用。正是在這個背景之下,加之對我的創造力和工作態度認可,以及我的背后有我們偉大祖國的支持,聯合國才會與我保持長期合作。我和幾任聯合國秘書長的友誼都是在藝術合作中自然而然建立起來的,這當中既有機緣的作用,也有藝術的力量。

2007 年7 月27 日,聯合國公布了一個重大決議:對已經使用了半個多世紀,老舊化程度嚴重的總部建筑群進行一次大修翻新。2008 年潘基文訪問中國期間,專門邀請我做了一次談話。他說,和以前一樣,翻修后的聯合國建筑還要用各國贈送的藝術品做內飾,但在作品的選擇思路上需要調整;以往我們突出的是世界文化的多樣性,現在聯合國制定了“千年發展目標”,應該選擇一些和這個目標相呼應的,能詮釋聯合國理念的大題材藝術品,放在翻修后的聯合國的重要公共空間長期展示,讓這些藝術品和聯合國的工作主旨呼應起來;你能不能畫這樣兩幅畫呢?我說,這是個大難題,但只要聯合國需要,國家支持,我愿意把這個任務擔起來。

2014 年12 月22 日,聯合國第八任秘書長潘基文在紐約聯合國總部親切會見中國全國政協常委王林旭。(攝影/ 王保勝 )

聯合國秘書處在廣泛征求意見并和中國代表團達成一致后,在2009 年的聯大會議上明確提出:要用中國藝術家創作的兩件作品取代原來在那里掛著的兩張巨幅伊朗織毯,裝飾翻修后的聯大會議樓東大廳,創作這兩件作品的任務將由中國畫家王林旭先生完成。

東大廳是在聯大會議廳門外的一片重要的公共區域,它既是所有參加聯大會議者的必經之地,也是聯合國舉行各種儀式性活動的主要場所。在如此重要的位置長期懸掛的藝術品,必然承載著聯合國向世界宣示某種理念的目的。這是兩幅獻給世界的藝術品,不僅要能從藝術角度詮釋聯合國的“千年發展目標”,還要在藝術上有所創新,要讓世界各國的人看懂。

讓我倍感欣慰的是,超象藝術所蘊含的人文精神和表現形式高度吻合了聯合國對我提出的創作要求。而聯合國和我國外交部就此項工作達成一致之時,又恰恰是我的超象藝術步入成熟期之時。任務在2009 年提出,從2010 年初開始構思這兩張畫,到2013 年4 月向聯合國“交作業”,這一創作持續了整整三年。

2013 年4 月初,我歷時三年創作的兩幅繪畫作品運抵聯合國。作品分別叫做《共同的家園》和《互動的世界》。

2014 年12 月22 日, 聯合國在裝修一新的總部會議樓東大廳舉行了“中國廳啟動暨王林旭畫作揭幕儀式”。儀式由中國常駐聯合國副代表王民大使主持。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劉結一、聯合國副秘書長蓋圖、第67 屆聯大主席耶雷米奇、安理會本月輪值主席國乍得及英國、法國、意大利、澳大利亞、印度、墨西哥、摩洛哥、盧森堡等多個國家駐聯合國使節、中外記者等二百余人參加了儀式。

2015 年9 月,在紀念聯合國成立70 周年系列峰會上,習近平主席在聯大會議廳代表中國闡述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核心內涵。而與聯大會議廳一墻之隔的東大廳(中國廳),出自中國畫家之手的《共同的家園》和《互動的世界》兩幅超象畫作,無聲地呼應著習主席對“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詮釋。

兩張超象大畫在聯合國上墻至今已經5 年,其間每年都有超過百萬名世界各國游客在參觀聯合國時都看到了這兩張畫。每年的聯合國會議高峰期,也是這兩張大畫的“高峰”觀摩期,作品吸引了無數人駐足觀賞和思考,東大廳成為一個用藝術講述聯合國愿景的一個無聲宣講廳。

潘基文在2017 年初離任聯合國秘書長時做過最簡練的說明:這兩幅作品具有中國精神、世界精神和聯合國精神,它們是“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一理念的出色的“義務講解員”。

在偉大時代的藝術藍天中翱翔

我和聯合國的合作持續時間之長,在世界各國的藝術家中所見不多,而在進入聯合國總部建筑的各國藝術品中,能被選作主題藝術品并長久對外展示的亦是屈指可數。我深切感到,成功的藝術創作不僅需要長期的藝術思考和實踐積累,還需要有利的時代氛圍和創作環境。

多年來,我和聯合國的藝術合作得到了黨中央、國務院和全國政協的大力支持。如果把我走向聯合國的歷程比作飛機遠航,我感到是四個要素的共同作用讓我能夠翱翔藍天:中國文化的底蘊為我奠定了起飛的基礎;改革開放的時代給我插上了起飛的翅膀;國家和人民的信任供給了我起飛的能量;我信奉并堅守的做事態度保證了遠航的內生動力。這種態度可以用16 個字予以概括:學習傳統,銳意創新,勤耕不輟,面向世界。

我參加全國政協時38 歲, 如今60 歲。在政協這22 年,我的重點履職領域是對外友好交流和美術創作,這一點從我在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和全國政協書畫室的履職經歷就可以看出。政協是一個大學校,給我知識、經驗和歷練,把我培養成了一個于國于民還說得上有用的人。政協委員既是一種責任,也是一種榮譽;政協又是一個大舞臺,讓我能夠和一批最優秀的人才交流合作施展才華,履行使命報效祖國。縱覽我在參政議政過程中提交過的提案,內容上大致可分為四個方面:鞏固國內基礎教育、加強國外引智工作、重視生態環境保護、加強文化強國構建。而我在這幾個方面的發言權,全部來自我在政協調研中、藝術工作中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悟。從這個層面上說,我的工作就是用藝術教書育人、用藝術開展對外交流、用藝術倡導環保、用藝術助推中國文化走向世界。因此,我的藝術成長受益于政協,我的藝術服務于國家和人民,一切成績都與人民政協的培養和重用密不可分。

我和聯合國的合作還在繼續。作為聯合國文明聯盟的藝術家代表,我認為,世界各國都應積極參與世界性文化語言的形成,從而創建出一個能夠為來自不同文化、種族、宗教的人們共享的藝術空間;一個國家在這個空間里創新成就越多,對世界文化的貢獻也就越大; 在由中國倡導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筑過程中,藝術必然要承擔起一份責任。為此我感到自豪,不是為自己,而是為撫育我成長并支撐我走向世界的全國政協及我背靠的國家和人民。(作者:王林旭 全國政協常委、書畫室副主任,國家民族畫院院長)

甘肃快三走势一定牛